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19章 又來找事了

作者: 舟者  分類: 歷史軍事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ewqnri.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人老了,性子就淡了,年輕時的勇氣也慢慢淡化了。特別是當聽到戎狄那種哇哇叫的聲音后,天子姬靜就覺著十分的刺耳和難受。

    更何況那些哇哇叫的戎狄不僅僅會叫喚而且還能打仗。

    不要命啊!

    這讓周天子就有些受不了了。

    偏偏這個時候,原本以為很愚蠢的散國國君散盤子竟然從遙遠的西垂把另一個不要命的秦人請到關中來幫自己守邊了,而且從實際效果來看,還算不錯。

    好孩子,雖然你有時候有些淘氣,但大是大非面前還算過得去。

    雖然散國不怎么省事,但從邀請秦人守邊這事情來看,周天子還算滿意。

    只要能夠保證孤王的安危,淘氣就淘氣吧!

    “王上,秦人來自西北,生活跟戎狄沒什么兩樣,用西北的秦人來對付西北的戎狄應該是不錯的主意。”仲山甫說道,“秦人雖然兵馬不多,但是這些兵馬可都是身經百戰的,以一當十可能有些困難,但是以一當五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仲山甫畢竟是王室的卿士,說話辦事自然要以王室的利益為出發點,贊揚秦人實際上就是對王室安危操心。

    但作為執掌軍隊的程伯休父就不愿意了。

    秦兵以一當十或者是以一敵五,說明了什么,說明王室軍隊不行啊!

    尹吉甫執掌的時候不是很厲害嗎?現在咋就不行呢?

    只能說明他這個大司馬不行。

    仲山甫原本很簡單的一句話立即刺傷了程伯休父那顆容易受傷的心,“卿士之言,未免虧大其詞了,秦人雖說厲害能夠以一敵三就已經很厲害了,以一當五我不相信。”

    說罷程伯休父重重的搖搖頭,表示懷疑。

    仲山甫聽罷道,“休父對秦人的戰斗力難道有質疑?不過我可要告訴諸位,近兩年來,秦人已經多次打敗豐戎的進攻。豐戎的實力不用我說諸位也明白。既然秦人都能夠打敗不可一世的豐戎,那么其他的戎狄還算的了什么?”

    “秦人打敗豐戎?我不相信。”說這話的時候,程伯休父故意搖搖頭,似乎他很清楚其中的緣由似的。

    隨后用一種質疑的聲調說道,“諸位應該清楚秦人也是西陲出身,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還很難說。”

    雖然程伯休父沒有說秦人跟西北戎狄勾結,但是他的話里已經流露出對秦人實力的懷疑。

    打不過就是打不過,但因此就質疑秦人的能力,甚至是懷疑秦人的人品,這就是不得不對了。

    一聽這話,作為王室卿士的仲山甫不愿意了,“大司馬,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自己打不過戎狄竟怪罪起別人來了,這不是嫉賢妒能還能是什么?”

    哼--,別以為我這個卿士是聾子耳朵樣子貨,我也有脾氣的。

    雖然程伯休父為人剛直,但人家仲山甫也是當了多年卿士的老臣,就連功勛卓著的尹吉甫也要尊敬三分,更別說剛剛當上大司馬的程伯休父了。

    “卿士怎能如此說話,我這哪里是嫉妒,我只是說了一種現象罷了。”

    程伯休父雖說是執掌軍隊的大司馬,但無論是威望還是職位都在仲山甫之下。眼看著仲山甫發怒,他也不好當著天子的面跟仲山甫爭執。

    仗打的不行,吵架倒是一把好手。老成謀國的虢公見狀勸道:“好了,二位少說點。以臣之見,散國的事情還是要由散國自己來解決,如果散國不主動向王室說這事情,那就說明他能夠處理得了,王室也不必為此事操心。”虢公說道。

    虢公既是虢國的國君還是王室的大臣,乃是地官司徒執掌的是土地人口勞役等民政事務。加之虢公本人又是關中西部最大的諸侯國虢國的國君,在王室說話還是有些分量的。

    既然虢公已經說話,仲山甫和程伯休父也不再爭執,算是認可了虢公的意見。

    就在這時,內侍進來稟報道:“啟稟王上,矢國國君姜無余求見。”

    矢國國君求見?

    這個時候他來做什么?

    對于這個外姓諸侯,周天子打心眼里不喜歡。

    見天子遲疑不決,卿士仲山甫說道:“臣下覲見王上,王上理ying zhao見。”

    言下之意已經很明確了,不管人家是來做什么的,周天子都應該接見才是。

    在周王朝,諸侯們雖然在自己的國家是國君,但是放在王室跟前依然是臣子。

    于是周天子有些不樂意的對內侍道:“請矢國國君上殿。”

    “諾--”內侍答道,隨后對著殿外喊道:“矢國國君覲見---”

    不一會兒,矢國國君姜無余疾步走進周王室大殿,見到周天子趕緊拜道:“臣矢國國君姜無余拜見王上,祝王上萬年,王室萬年。”

    “起來吧!”拜見完之后,周天子對姜無余說道。

    姜無余起身后,周天子道:“今天既非朝拜之日,不知你前來王室有何要事?”

    諸侯朝見天子,“春見曰朝,秋見曰覲”,此為定期朝見。春秋兩季朝見天子,合稱為朝覲。每年派大夫朝見天子稱為“小聘”;每隔三年派卿朝見天子為“大聘”;每隔五年親自朝見天子為“朝”。

    當下這個時間啥啥都不是,誰會無緣無故來朝覲天子呢?

    肯定是來給孤王找事的。

    姜無余道:“臣知道今天不是朝拜的日子,但是臣今日前來鎬京有要事要稟報王上。”

    周天子聽罷沒好氣的望著姜無余,“說來聽聽。”

    “臣要向天子狀告散國。”矢國國君說道。

    要狀告散國?

    不說則以,一說就是不讓人省心的事。

    雖然不讓人省心,但還是引起了周天子和諸位大臣的好奇,“你要狀告散國,這是為何?”周天子不由得問道。

    “散國擅自把矢國的隴川之地租借給秦人,這不符合我們之前的協議。”矢國國君姜無余說道。

    “你們之前的協議?你們之前有什么協議,予一人怎么不知道呢?”周天子吃驚的問道。

    “王上可否記得,散盤子繼位不久曾經因為隴川的歸屬問題跟我們矢國打過幾次仗?”姜無余問道。

    “孤王記得。”

    “如果我沒有記錯,這幾次戰斗都是矢國取勝的。”

    周天子點點頭,“是這么回事。”

    “這就有問題了,既然是我們矢國取勝了,那為什么我們沒有得到隴川,最后卻讓失敗的一方散國得到隴川呢?”姜無余問道。

    好大膽的家伙,你這哪里是告狀,分明是給孤王找事來了。此言一出,周天子的臉上就掛不住了。他當然知道當初矢國戰勝,但在王室的調停下,最后隴川之地還是劃歸給散國所有。百度一下“先秦的星空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ewqnri.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