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18章 奮斗的矢國

作者: 舟者  分類: 歷史軍事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ewqnri.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矢國都城矢城。

    散國形勢變化實在是太快了,快到讓矢國這個渭水南岸國家適應不過來的地步。

    為此矢國國君姜無余很是惱火,“散盤子這老東西真不經摔打,區區一個落馬竟然把命給搭上了,看來散國的局勢又要變化了。”

    散國的變化實在是太快了,幾乎是一天一個樣。今天剛聽到散國南遷隴川百姓的事情,明天就聽到隴川租借給秦人的消息,還沒等這個消息證實有聽到散盤子病重的流言。

    真是可憐這個散盤子了,才幾年的時間咋就這么多事呢?

    大臣何盾道“君上所言極是。臣還聽說散國太子釗對秦人駐守隴川很有意見,正從王室趕往散城,一旦姬釗繼位,極有可能將秦人趕出關中。”

    姬釗會把秦人趕出關中?

    說什么大話,就他那點本事還想趕走秦人?

    姜無余聽罷搖搖頭,“這個不好說,姬釗上臺對秦人肯定不會像散盤子那樣好,但要說散國和秦人徹底鬧僵嗎?我看一時之間還不會,在沒有十足把握之下,姬釗是不敢拿國家的命運來耍個性的。”

    姜無余已經當國君十多年了,處理事情早就不再毛毛躁躁了。正值壯年的他,正是建功立業的年齡。

    建功立業,多么高端大氣上檔次的事情。

    作為國君想建功立業當然是好事情了,但矢國由于地理位置所限,地處渭水南岸,想打戎狄隔得太遠,想平bao luan沒有機會。

    但作為國君的姜無余該怎么建功立業呢?

    于是他便想到了禍害鄰國,最好是曾經跟自己有過恩怨的鄰國,稍稍一想散國便是不二人選。

    如果能夠奪回本就屬于自己的隴川之地乃是大功一件,如果能夠消滅老對手散國就是蓋世奇功。

    哼,當下的散國衰落了,矢國該出頭了。

    為此,他已經謀劃了好多年。

    “君上,臣有一計不知可用否?”何盾說道。

    “說來寡人聽聽。”矢公無余說道。

    “君上,散國竟把原本屬于我們矢國的地方租給了野蠻的西垂秦人,這無論如何也是說不過去的。臣建議應以此為由向王室狀告散國,讓散國把原本屬于我們的隴川重新交給我們。”何盾建議道。

    怎么又是告狀?

    如此低端的事情還有臉說的出口。

    自從上次散國告到矢國之后,矢國便對告狀這事情有了心理陰影。

    果不其然,矢公無余聽罷并沒有多大興趣,多少年來矢國為了隴川這事情不知道麻煩過多少次周王室,最后還是以散國取勝而告終。

    現在當何盾為矢國國君姜無余再次出這個主意的時候,姜無余并沒有太大的興趣。

    現在又要讓我去王室告狀,我才不去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室是向著散國的,誰叫人家姓姬,咱們姓姜呢?”矢公無余抱怨的說道。

    “君上,以前是以前,但是這次臣倒是覺著勝算蠻大的。”何盾不死心的說道。

    “說說看。”姜無余稍感興趣的說道。

    “原因有二,一個就是當下的散國新先君交替,新上任的姬釗跟王室之間的瓜葛并不深,在鎬京也沒有多少人脈。如果君上利用一下您在王室的人脈,我想朝中的大臣多會向著我們說話的。”

    聽完何盾的話,姜無余重重的“嗯”了一聲,“嗯,你說的有些道理。”

    “這第二嗎,那就是散盤子把隴川租給秦人觸及了王室的利益,所以王室在判決上會偏向我們矢國的。”

    觸動了王室的利益?

    好新鮮的說辭。

    “你說散國把隴川租借給秦人觸及了王室的利益,這是為何?”矢公無余很感興趣的問道。

    “君上有沒有想過,王室為何要把秦人一直放在西垂,而不是關中呢?那是因為王室的本意就是為了讓野蠻的秦人替王室拱衛西北。現在散國自己沒法對抗戎狄,請秦人來到關中,這本就是違背王室最初的本意,王室雖沒有斥責,但是從內心深處已經對散國的這種做法不滿了。所以,臣以為當我們向王室控告散國的時候,成功的幾率一定會很大的。”何盾信心滿滿的說道。

    嗯,有些道理。

    姜無余當然知道王室為何要秦人待在西垂的本意,現在原本待在西垂的秦人竟然偷偷的來到了關中,王室雖不說,但心里絕對不美氣。

    “你這么一說寡人倒是來了興趣,要不我們試一試?”姜無余高興的說道。

    “君上完全可以一試,這萬一要成功了,乃是好事;即便不成功,我們矢國也沒有失去什么,還能夠向王室展示我們對秦人進入關中的一種態度,至少能夠在王室落下一個好名聲。”何盾堅定的說道。

    “好,你這話說道寡人心里去了。明日一早寡人就前往鎬京,向天子稟明我們矢國對秦人進入關中的態度,順便也向王室索要隴川之地。”矢國國君姜無余當即表態道。

    鎬京。

    又來了,又來給予一人找事了。

    此時統治周王室長達半個世紀了,越來越多,越來越煩的事情讓老頭難受的不得了。

    人老了,原本想過幾天情景安寧的生活,但天下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國家也很不少,遠處的不用說,單單周王室的畿內諸侯的心都讓天子姬靜操不盡的心。

    近來尤其以散國的事情最多。

    “愛卿,散盤子薨,太子釗繼位,散國的事情該省心了吧?”周天子問道。

    “王上,以臣之見散國君位交替,大政方針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仲山甫說道。

    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在王室執掌軍事大權的尹吉甫辭去官職去民間收集詩歌去了。

    尹吉甫走后,程伯休父任司馬執掌軍隊。

    由此周王室也開始走下坡路了,特別是跟北邊過來的姜戎在千畝之戰失利之后,周王室對于北方下來的戎狄已經有些膽怯了。。

    要知道在所有的戎狄中姜戎還不算是太強大的戎狄部落,就這樣的二流戎狄都能夠把王室打敗,那么像犬戎、豐戎、綿諸戎等強大的戎狄一旦出手,王室還能夠對付的了嗎?

    千畝之戰失敗之后,周王室開始進行深刻反思,但還沒等王室靜下心,不省心的散國就出現了君位更迭。百度一下“先秦的星空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ewqnri.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